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吹过草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1-08-16 19:59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生活在林林总总的水泥丛林里,时不时要想起那些老房子,土坯墙的草房,小青瓦连片的木屋。当然还有老房子的窗,那些窗外风景,那些窗下人语。

草房的土墙总是厚厚的,或多或西,总有不经意的裂缝。裂缝里时不时有蟑螂探头探脑,也有蚂蚁成队蜿蜒,在高处接近房梁的地方,间或还有鸟窝,通常是麻雀,不缺叽叽喳喳,也不缺无声飘落细碎的羽毛。

土墙上的窗简单,两个不大的方孔,竖几根粗经斧刨的木条,在正门上一左一右,象两只忧郁的眼睛,永远默默地注视。

走进屋内,厚重的昏暗使狭小的窗愈益明亮。阳光强烈时,光柱耀人眼目,一个人的时候,会去注意光柱里小虫飞舞。两个人的时候,那会有耳鬓厮磨。一句书上字句的争执,要凑到窗前去认证,一块并不稀罕的玩意,要拿到窗前去看清……,耳鬓厮磨,耳鬓厮磨,少男少女的情怀,让狭小的窗风情万千。少男少女的情怀,朦胧如弯月躲进云层,单纯如水晶耀眼。那些纯洁透亮的思绪,那种热切渴望奉献的意愿,有过,就不会再有,有过,就一定会刻骨铭心。

木屋的窗要复杂些,一般都是细木格。玻璃肯定谈不上,只是逢过年,会清刷干净,裱糊上一层雪白的窗户纸。等到那纸慢慢泛黄,东一处西一处小洞象神秘的眼睛,则往往意味着一个春秋己过,又到木窗披妆之时。

忘不了老奶奶在窗前的穿针引线,一条麻绳绕过满头花发糸在断腿的铜框老花镜上,那上面微微闪亮着从窗上一泻而入的斜阳。老奶奶脚下藤编的线筐,乱布头里小花猫懒洋洋地眯缝着眼,你要一声吆喝,小花猫便蹭地跃上窗台,弓起身子,送来几声喵呜晌亮……

总会想起英姐阁楼的花窗,那窗上细木条绕出种种图案并伴随着并不精细的木花雕。英姐在窗前梳妆,她不看镜子,让一头如云的秀发在窗口的风里姿意飘散。

英姐在窗前等待,窗下有菊花,菊花尽处有杂草丛生的小径。小径上时不时会站着那位哥哥。这时,楼梯上会有急促的声响,英姐的脸,飞升起朝霞般的红云,这红云向那小径飘去……

 

凭栏处,潇潇雨歇。当心回到从前的窗前,希望今夜有月,映射西窗,把梦照亮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