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吹过草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野园  

2010-04-27 10:44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 一方不大不小的园子。杂树荒草,各自快乐自由地生长。锈迹斑斑的破烂机器,这儿那儿,无可奈何地或隐或现。曾经有过的机声人声早己寂然,从废弃厂房泥灰剥落的暗淡墙壁上,还可寻并不久远的历史。不甚注意,因这历史里没有故事,便如墙角的几抹蛛丝。

 

     清理的工人进来,他们手中的铁锹和大剪刀在夏日灿烂的阳光下闪亮。告诉他们:只把道路清理即可,只把散落在杂草丛中的破铜烂铁搬走即可。那沿墙花池和未打水泥空地上的林林总总,就随它们在这漫长的夏日里继续疯长好了。

 

野园 - 风吹过草垛 - 风吹过草垛 

 

     风无声无息地吹拂,既吹散树林边的炊烟,也吹过墙角的草垛。盛夏的树枝叶繁茂,浓绿的有些愚蠢,不时有些并不枯黄的叶片,不经意地飘落,躺在地上,显得孤单而落寞。只有草丛长得热闹。阔叶窄叶,或高或低,彼此挨挨挤挤,缠缠绕绕,在它们的顶端,是细嫩的芽,或绽放的花,要不就是多汁的果。可惜,我只识得蒲公英。扯一束迎向风中,看那绒绒白絮飘散,眼迷离心悠然。

 

一场雨后,许许多多小小的蜗牛爬出了草丛。这些蜗牛似乎不喜欢潮湿的地面,拖着相对那细小柔软的身躯庞大的壳,沿着墙脚往上爬。以一种肉眼几乎察觉不到的移动固执地爬。那围墙上可是什么都没有啊,那围墙顶上也是什么都没有啊。但这是些义无反顾的蜗牛,它们生存的目的,似乎就是往上爬!一连几天骄阳爆晒,这些蜗牛就成了围墙上或中间或上面固定的小黑点。而那些留在草丛里的小蜗牛,正不时在一粒小石子或半截枯树枝上缓缓蠕动,向四周灵动着它们光滑的触角。

 

树不寂寞。有鸟。各种鸟。鸟儿们的生存很容易,它们小小的胃装不下多少东西。于是它们有足够的时间在阳光里飞上窜下,在枝头快乐地鸣叫。

也有寂寞的鸟。那是只羽毛黑白相间的小鸦雀,小尾巴总是上下点着,每天下午,都扑扇着翅膀用喙啄敲着玻璃,一次又一次,那沉闷的声响会让人心烦,可赶走,它一会儿又回来。让人想到这鸟儿是不是“疯”了。直到有一次站正了角度,从玻璃窗上可看到鸟儿清晰的影,纳闷才解开。这是只失伴的鸟,它一定是把玻璃上的反影当它的伴了。

 

傍晚,人去园空。知了的鸣叫淹没野园。很惊异这些小小的蝉,它们棕褐色的小小身体在透明的蝉翼下微微抖动,竞能发出那么大的声音。这是些懒虫子,很少见它们飞,总是呆在树丛里,却让整个世界充斥它们焦急的求偶声。

 

 搬一把躺椅,枯坐于浓荫下,等待野园的黄昏。

太阳从围墙后面的林梢慢慢落下去,霞辉满天。一抹灿烂在围墙顶端的碎玻璃碴片上柔和地内亮。动人、撩人。

那些花开着,那棵树孤独。莫名地心里软软的。

能牵挂一些人一些事,真好。能被一些人一些事牵挂,更好。

柔和的光亮从窗棂上溢出,微风吹拂。那屏幕在闪烁,那桌上有酒。而今夜,你,会不会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