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吹过草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校园,那棵酸枣树  

2010-03-02 10:08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往事如烟。校园那棵酸枣树却时不时清晰出现于思绪。

 

小学时的校园是早先的文庙。大殿就是办公家,宽敞的几乎集中了全校教师的办公桌。大殿颇有年代了,房顶的瓦缝里长着草,草丛里露出剥落的不成模样的石雕,高高翘起的檐角下,一串早已不会发响的风铃不时在风中摇晃。紧靠大殿的东侧,就是那棵酸枣树。三个人还抱不过来的树身,直直地升起,过了屋檐,才将枝叶铺天盖地展开。我们的教室,就在这酸枣树下。

 

每年八月一过,酸枣便逐渐成熟。这酸枣怪的很,只有从树上自己落下来的,才是真正成熟的可吃。薄薄的一层皮揭开,便是雪白的枣肉,可口的酸甜。这酸枣落下没个定准。有时,你仰着脖子在树下等半天,不见任何动静,但或许你正低头走过,“啪”地一声轻响,一个酸枣正落在面前。这时的酸枣吃起来味道格外长。

 

上课时,一旦外面起了风声,耳朵就竖了起来,心也飞到了窗外。下课铃一响,便争先恐后地向教室门冲去,却又往往在门口撞成一堆。只有上语文课例外。一来上课的易老师是班主任,二来她的课上得特别好,不知不觉就吸引住我们,以致忘了外面的酸枣。

 

      每天早上,天麻麻亮,我们几个便早早等在校门外。当打更的老头刚把校门开个缝,我们便从他身边挤进去,一溜烟往酸枣树下跑,大睁着眼睛,在昏暗中搜寻。其实,我们不仅是为了酸枣的可口,更是为了比赛。谁拾得多,那一天他便是班上的英雄。手里捧着金黄的酸枣,在大家的欢呼声中走进教室,那份得意就别提了。

又是一个风雨之夜的黎明,天上还下着小雨,我们几个己哆哆嗦嗦地在校门外碰头了。这可是拾酸枣的最佳时候。可等我们跑到树下,竞找不到几个象样的。正在我们连呼奇怪时,酸枣树下亮起了手电,响起一个柔和的声昔:“你们几个过来。”这是我们听过千遍万遍的声音。易老师穿着雨衣,高挽着裤腿,从树后面走了出来,我们只得磨磨蹭蹭地走过去。

 

      “你们的酸枣都在这儿。”易老师用手电晃着脚下的一个小篮子,满满的一篮酸枣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们不是为了自己吃。”我们嗫嚅着。

       易老师“扑嗤”一声笑了:“你们这些孩子,看看,衣服都淋湿了。今后不要这样啦,要影响身体和学习的。酸枣嘛,我替你们拣。”

       她一边说一边用毛巾给我们擦干头发。我们紧张的心松弛了,而且很快热乎乎的。一齐向老师敬个礼,转身向校门跑去,留下身后风雨中老师的一串叮咛。

于是,每天早上,讲台上总有一小篮金黄色的酸枣,那是我们班最开心的季节。

 

后来,家庭发生了变故。孤寂象影子一样跟随,生活象没成熟的酸枣一样苦涩。放学后到校园拾酸枣成了我的爱好。孤零零地坐在露出地面粗大的树根上,呆呆地望着酸枣树浓密的枝叶。每当有个酸枣落下,也就有一份小小的欣喜,即使什么也没有,也喜欢听酸枣树在风中如倾如诉的沙沙声。

 

有一天,老师悄然来到我身边,她那双好看的眼睛带着那么多的关切。我站起来掩饰说,我在拾酸枣。老师却拉着我的手在树根上坐下,给我讲了许多许多,一直到淡淡的暮色罩上高高的酸枣树,一直到许多明亮的星星在酸枣树的枝叶间闪烁。当老师温暖的手牵着我走向前面的一片光亮时,我们拣起了几个又大又圆的酸枣……

 

校园的酸枣树就这样深深地长在了心上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5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