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吹过草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坐“车”记  

2010-03-01 16:11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把车打上引号,是区别于装着人满世界跑的小车。这小车,不管是普通还是豪华乃至奢侈,在我的记忆中,差不多都是车门“呼”地一声而己。

 

遥远的坐车。

 

童年。外婆带着去外婆家。沿着岷江边蜿蜒平坦的土路,坐“鸡公车”。

鸡公车是独轮手推车在当地的俗称。全木结构,连轮子也是木头。车夫在窄窄的车身上绑上一把大竹椅,在车轮前的车鼻子上绑上一把小竹椅,外婆坐大我坐小。车夫弓身把布带往肩上一套,吆喝一声,坐好上路了,便双手提起车把,昂首前行。

走一程,车夫要停下来,往木头车轴上浇上一点菜油,不然,那“吱溜吱溜”的摩擦声会越来越大,也更费力。这时,就可以跑前跑后,逮虫子,追蝴蝶,采野花,同时不忘往嘴里塞脆香脆香的花生糖。

 

这是推的。拉着走的,是黄包车。长长的车把,钢丝车轮,有真皮的坐椅,有可折叠的车棚,穿行在大街小巷,一路铜铃叮咚直响。

爷爷是有名的教书先生。坐这种车。腋下夹书一本,牵我小手,一掀青布长衫,上车。

神气呵,不会坐的,站在踏板上东张西望。更何况,前面不远就是糖果店。

这车现在很少见了,有,在电观上,平面的。还有,在城市广场的一角,车夫和车,都是铜像。

 

惊险的坐车

 

因公家事要考察一新开的矿山。矿山在高高的山上。酒足饭饱之后,不听主人劝阻,几个人非要到现场。主人无奈,引领到山脚,一辆退役军用吉普等着我们。那车没有牌照,车身上凹凸不平,累累伤痕上尘灰满布,一付身经百战的模样。主人满脸痛苦状,这路只能用这种车。又诡密一笑,一人递一安全头盔,嘱戴好。

上路了,风景不错,山风吹拂酒兴,车内笑语不断。可一过山腰,笑语尽失,好路到头了。

这是什么路呵,碎石满地不说,到处坑坑洼洼,那弯,九十度,且旁边一望,是让人目眩头晕的悬崖。那坡,六十度,且很长很长。

车子轰鸣着,扬起满天尘土,出坑又入坑,爬坡又下坡。那个颠簸!这下知道为啥主人要发头盔了!最厉害的地方,那车要把人抛起来,脑袋和车顶作亲密接触。要没头盔,头顶不知要起多少大包。

心,提到了嗓子眼,手掌,汗湿一片,腿肚子,不时发抖,最惊险的转弯,干脆闭上眼睛。

可看那司机,似乎若无其事,嘴角叼一支香烟,稍平的地方还不忘哼上一段小调。相形之下,我等惭愧,真的很惭愧。

 

惬意的坐车。

 

有一段时间,从城外十余里的火车站到城里,是用马车载客。

长长的木车厢里密密的一排排长橙,没有靠背,也没有扶手。三匹高头大马,马头上拴着红缨。马尾巴不时甩动,马蹄不耐烦地敲打地面。

夜行车南下到站,通常在午夜。从车站昏暗的灯光下走出,就可看见马车车辕上明亮的马灯。在车老板挤一下挤一下的吆喝声中,不一会人就塞满。

马车徐徐前行。四野无声,夜风吹拂着田野的气息,气息中伴和着马的汗味。月牙儿弯弯,夜色迷离,啼啼哒哒的马蹄声敲响着午夜的寂静。间或车老板长鞭甩出一声响亮,那马蹄声便急促起来,车辕上的马灯在摇晃,车上朦胧的人影在摇晃,摇晃中身边不相识的倩影挨得更紧,柔软的肩膀,青春的呼吸,风不时吹拂起一缕秀发,似水清凉般滑过脖颈……

这样的时候,就觉车程太短。一会儿就到站。明亮的马灯下有明亮的眼神,惊鸿一瞥,手提行李,各自东西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