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吹过草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风吹过草垛(7---西去陈沟)  

2010-02-19 10:45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出城往西,去陈沟。陈沟是一片碧绿的山野,陈沟是山野间一湾绕来抹去的绿水。把水库改称为湖是人们希望旅游热闹的一厢情愿,其实叫陈沟更有一种野性野味。去陈沟的山路,狭窄但不崎岖,尽可以放松了心情慢慢地走。因为走的人少,黄土路上东一处西一处长着蓬勃的野草,路两旁的灌木更长得疯狂,不时把带刺的枝蔓横到路的中央。间或,有不知名的鸟飞掠而过,留几声轻脆的鸣叫衬出山林间的清幽。风吹过,年轻的树林一致弯腰摇摆,林涛接踵而至,充塞于天地。走在这样的山路上,能听见很多很多声音,包括自己心声。

 

    当几只胖胖的哈蟆在路当中慢吞吞地爬过,山风里便有了浓郁的水气。钻出树林,便是一派似乎隐藏已久的湖光水色。陈沟象深闺的美人,那潋滟的波光含怨带嗔。几乎看不到人影,两只白鹭一前一后,无声无息地飞过,岸边几艘小船,在水波里孤独地摇晃。陈沟,有一种本原的寂静。

    岸边有千佛寺,一排茂密的芭蕉林后是颇具规模的大殿,大殿背后的山坡上,陈旧不堪,房梁歪斜的旧庙蹲在那里。信步进去,是观音菩萨的塑像。在众佛之中,观音最人性化,那大慈大悲,救苦救难,怜悯众生的意象,让不信佛的人也要为之心动。燃一柱香,双手合十,钟声敲入山野,虔愿漫入心田。

和一俗家“弟子”信步于庙前的山野,庙和庙里住持的故事伴和着风声水声。

    当文革的风雨把庙里的菩萨扫荡殆尽的时候,在一个黄昏,有一个人飘然而至。用三根木头在离庙不远的岸边搭起一个窝棚。炊烟升起,四野无声。湖水不时映出他忙碌的身影。残破的庙里,不久出现了一尊观音塑像,塑像人沾着泥的手拂开庙门前的乱草,迎接深感诧异而偷偷摸摸的山民。塑像人说,他在深夜看见了山坡上的一团明亮的灵光。还是有好事者报告了上去,上面来了人,把塑像推倒,把塑像人驱赶。但某一天,他又飘然而至,搭起他的窝棚,让一缕炊烟悠悠飘过湖面。他和泥塑像,没日没夜。观音的塑像又在庙里立起来。可惜过不多久,又是上面来人,拆像赶人。周而复始,塑像人总要回来,他孤独的身影是山野里一道固定的风景,他沾满泥的双手一直挥舞到外面世道大变。日子安静了,塑像人也老了。观音庙前的香火开始旺盛。这陈沟的山水该用什么目光来注视这顽强的信仰者呢?

如今,那些故事已十分遥远,而过去的塑像人,今天千佛寺的住持传宗法师,并没有打算重新修茸旧庙。也许在法师的心中,那旧庙永远都在昭示着虔诚、沧桑和灵光。

 

    下雨了,疾风骤雨呼啸过山林。雨滴冲刷着大地,而在厚重的水面似乎听不到雨声,只有一片茫茫的雨雾在水面弥漫升腾。雨在陈沟找到了归宿,陈沟的雨,再大也显出几分温柔。

    在这样的雨中走向山湾里的丛林山庄。山庄的人有着山野的朴实,忙碌的脚步不在意城里人不断的呼来唤去。石磨转动,白色的豆浆涓涓而下,厨房里碗碟碰撞,香气四溢。搬一把椅子倚岸而坐,听崖壁上深幽的滴水声,看水面不时跃出的鱼。山野空灵,心也空灵。陈沟的寂静耐人寻味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