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吹过草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风吹过草垛(6---灯火己黄昏)  

2010-02-16 18:22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闲走小城。几乎所有记忆中的景物都己荡然无存。长满青草的古城墙没有了,流淌清水的小河沟没有了,小街曲巷的青石板路没有了……,唯见街边的那棵百年老树,在一片高楼的狭缝里,落光了枝叶,将裸露的枝干绝望地伸向灰蒙蒙的天空。

 

      它曾经何等伟岸浓郁。每年有成群的白鹭飞来筑巢栖息。洁白轻盈的身影飘过钟楼高翘的檐角,起舞于绿叶树梢。直到秋风起,落叶飘零白鹭去。

 

      街市喧嚣,人群如蚁。现代人的生活“现代”得让人厌烦。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被金钱和欲望的浪潮吞没,吞没而不复返。

 

      灯火己黄昏。只有在此时,小城在暗淡的灯影中走来。

 

      没有电的小城。一到晚上,只有茶馆酒铺显得亮堂。小酒铺照例是八仙桌,长条凳,桌上的煤油灯总是燃得兴高采烈,灯影里似乎永远浮动着张张喝红的睑。一碟花生,几片猪头肉,随着直往上窜的黑烟,便生出许多故事。

 

     茶馆是各方人士荟萃的地方,灯要洋气些。带着玻璃罩,罩上还有个白色瓷盘,高高挂在天花板下,灯下面端坐着说书人。偷偷挤在角落里,看着墙上灯光映出的说书人高大的身影,听着声声惊木敲响,便会感到那些古代的英雄好汉们就在灯影里杀出杀进。

 

     窄窄的巷子里,路边永远有虫儿低鸣。小食担子诱人的风灯从小巷深处飘来,青铜的骨架嵌着四方玻璃,每一块都擦得铮明透亮;一炉红红的炭火,火苗儿欢快地添着小铜锅,随着一声略带嘶哑无比悠长的吆喝,阵阵欢声笑语便在风灯旁升起。

 

    月儿塘,半湾秋水。月亮从黝黑的树梢头升起,映在月儿塘上。天上的月亮在白云里穿行,水中的月亮在水波里摇晃。提一盏纸糊小灯笼,踩满地银辉,在塘边小径上追逐飞舞的荧火虫,唱着“月儿光光”的童谣,不知不觉,路旁的野草,沾湿单薄的衣裳……

 

     灯火己黄昏,只有江水无语东流。尼龙布搭出的围棚,彩灯环绕,一群群人兴奋地吞嚼着“欢乐”,全都那样自以为是,气度不凡,高视阔步。其实都不过是“现代”养鸡场里一群鸡罢了。偏偏倒倒的身影,玻璃杯掉到地上刺耳的碎裂声,浓妆艳抹的小姐谈漠的神情和风骚的笑。夜色如墨。

 

生命确实如泥,随时随地可委弃于地。如果只剩下感官的颤抖,这个世界也只有喧闹和喧闹背后的寂寞.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