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吹过草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请在黄昏点起那盏灯  

2010-02-01 15:12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现代的特点之一是明亮。彻底的大面积光亮抹灭城市的黄昏。想念灯。

 

小时候,故乡的小城没有电。一到晚上只有酒店茶馆有光亮。小酒馆照例是八仙桌,长条橙。桌子中央黝黑发亮的小木块上,油腻腻的煤油灯总燃得兴高采烈。灯影里浮动着张张喝红的脸,一碟花生,几杯浊酒,随着油灯直往上窜的黑烟,便生出许多小城的故事。

 

茶馆是各方人士荟萃的地方,灯要洋气些。带着玻璃罩,高高挂在糊满发黄报纸的天花板下。灯下面端坐着说书人。偷偷挤在角落里,看着墙上灯光映出说书人变幻的身影,听着声声惊堂木在茶几敲响,便会感到那些古代的英雄好汉们正在灯影里杀进杀出。

 

走在窄窄的小巷,月光投下无数斑驳不清的影,一片朦胧里守望小食担子上的风灯。随着声声略带嘶哑却无比悠长的吆喝,那风灯从昏暗里飘然而至。青铜骨架上嵌着四方玻璃,每一块都铮明瓦亮,映出一炉红红的炭火,映出火苗儿欢快地舔着小铜锅。

 

到山乡插队,漫漫长夜唯有读书解闷。灯是个大问题。煤油配给,一月二两,不够一个星期点的。好在队里有柴油,用个大罐头盒,盒上钻个洞,插上根竹管,柴油燃烧不好,灯芯弄得有指头粗,点起来浓烟滚滚,煞是壮观。挑灯一夜,会成黑人。

 

有段时间柴油也缺,于是着老乡学,天天水煮白菜,省下菜油点起了菜油灯。半碟金黄的菜油,数寸细软的灯草,讨厌的是,那灯需时不时拨动。一来二去,便失了看书的兴致。呆呆地看着一豆灯火摇摇曳曳,总觉得心往什么地方沉。

 

燃得热烈,不怕风雨,是马灯。结实的金属框架,大肚皮的玻璃罩,看上去就让人放心。或泥泞小路,瓜棚豆架,或雾锁山野,夜雨窗棂,有一盏马灯相伴,心里便会踏实许多。

 

到穷乡僻壤去吧!那儿有久远久违的灯光。

 

木舟一叶,乌棚泛黄,荡漾于烟波江上;鸟雀噪林,夜泊于洲渚。看黄昏烟云消失于天际,点燃一盏马灯悬于己有几多破洞的船棚。船儿摇晃,马灯摇晃。江风阵阵,秋雨沙沙,那灯火在风中雨中只闪动,不摇曳。一船灯光让四周昏暗尽显轻松。

 

请在黄昏点起那盏灯。

那灯光下朝天的素面更见青丝如云。

那灯光里风声雨声会尽入心里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