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吹过草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堰塘之旧  

2010-01-24 09:47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有一个地方,闲下来总要去走走。到处都在变化,不变的似乎只有百堰塘。不大的水面,有风也起不了浪。几个执著的钓者,或蹲或立,孤独的身影在水面写着寂寞。堤坝上落叶铺了一层,那一度在夏日里疯狂生长,遮天蔽日的夹竹桃,如今裸露出无数零乱不堪的枝条伸向灰蒙蒙的天空。脚步并不沉重,而脚下的落叶却有析析索索的声响,轻微而动听,告诉你秋天,唤起心田里或多或少的忧伤和遐想。

    在丘陵地带,堰塘是最常见的水洼,山谷里几坡梯田,其间必有一堰塘。把田埂加高加厚也费不了多少工。几场雨过,那水就蓄了起来。不大的一方水,其实维糸着很多东西。堰塘边往往有屋舍,竹林果园,鸡鸣鸟叫。乡村的活力和生气大都在堰塘汇聚。即使在最偏远的地方,你只要看到一方堰塘,就总能寻找到人家。

    下乡时那方堰塘最早留下深深的印象。那堰塘在山谷静静地躺着,水面如镜,映出周围的山林,天上的云朵。东一处西一处的红浮萍随意地在水面弄出一些好看的图案。堰塘边是乡间动物们的乐园,猪儿在草丛里到处乱拱,鸡群里不时因那只紫冠高扬的公鸡而起一阵阵喧闹。

最有意思的是水面上的那群鸭子。这群鸭子的一半是属塘边人家,一半属山顶人家。每天早晨,塘边人家的鸭群排成一行前往堰塘,一入水面,它们便仰起脖子向对面呷呷鸣叫。不久,对面山梁上便出现了那一家鸭群的影子,它们回应几声堰塘里的鸣叫,突然一齐振翅,竞顺着山坡飞了下来,贴着灌木丛的枝梢,掠过一层层梯田,那笨拙的长距离滑飞,让人看着好笑又称奇。一落水面,便扑腾起无数欢快的水花,两群鸭子汇合在一起,交颈缠项,绕塘巡游一番,然后才开始各自觅食。到了黄昏,两群鸭子又在堰塘边分开,在田埂上排成一行,摇摇摆摆各回各的家门。

     插秧的季节,堰塘的水放干了,不幸生产队的耕牛也死了。虽然那塘泥深可没膝,但按那时的耕作传统,仍然要翻耕。季节不等人,于是队里组织人拉犁,三人一组。众知青小伙自然不甘落后,真正的赤膊上阵。纤绳深深勒进肩上的肉里,每一步都要三个人齐心合力使出浑身的劲,不然,那犁头就纹丝不动。于是,堰塘里响起了号子,堰塘边挤满了人群,毕竞这人拉犁的场景在山村里也难得一见。到一方塘耕完,堰塘边的草地里躺下一地浑身泥泞的汉子,他们赤裸的胸膛起起伏伏,大口喘着粗气,在春日的艳阳下,显得滑稽而壮观。

    秋收一过,堰塘又蓄起水来。水波不兴,鱼跃蛙鸣,是另一番景色。只是那时生活太艰辛,众知青关注的只是堰塘里的鱼群。一夜,雷声大作,暴雨倾盆。知青屋里起了一阵欢腾,一行人扛着早已备好的鱼笼出发了。顶风冒雨,七手八脚把鱼笼在堰塘下边的水沟里安放好,不久,就从上面传来喊声----“水漫塘了”。随大股水的涌来,鱼笼里便传来被网住鱼的扑刺声。那真是一个丰收之夜呵。随后当然,剖鱼刷锅,欢闹喧腾,伴着几斤红苕白干酒,一群年青的男女醉卧灶房,不知天明。

     如今在百堰塘边徘徊,总有几分惆怅,几多遐思。沿着堰塘边的小径前行,天空有鸽群掠过,在堰塘上空盘旋飞翔,塘旁边的山坡上,草色枯黄。回眸一望,堰塘之旧的一洼秋水,无语却又在诉说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