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吹过草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夜路  

2010-01-24 19:57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出差到一小镇。小镇很小,却“现代”。一式一色的水泥盒子,单调刻板,了无生气。倒是镇外小河,虽污水横流,两岸却也郁郁葱葱。沿河的土路且宽敞平坦。晚餐后,信步而去,寻初夏的原野,黄昏的彩云。

不知不觉走出去老远,暮色渐起,远远近近灯火亮起,闪闪烁烁。突地,这些灯火没了。全没了。停电。

一下就被突然显得浓厚的昏暗包裹。心里便有些着急,脚步也就加快。待不小心踢起一块小石头,听扑通一声落进路旁的水沟,转念一想,着什么急呢?夜色,夜路,久违己有多久。

干脆于路边寻一青石坐下,等那彻底的夜色。

呼吸慢慢平缓,坦然升上心田。四野很静很静,也许这停电不常见,连狗吠声都很少。不远处小河静静流淌,在白日里肮脏得不忍卒看的水面,在朦胧中微微泛着白光,透出一种秀美,透出一种神秘。草丛里虫鸣不断,时高时低。静静地听,旁边一片菜地,更有轻微的嚓嚓声。那是蔬菜们生长的声音。那是下乡时队里种菜的老王头告诉的。

 

老王头经年戴着顶破草帽,帽沿搭拉到眼帘,拄着锄头,在夕阳下倾听他的菜地。他的菜种得好,一逢集,便起大早,挑菜进城。凡进城,定在腰带上别一草绿色解放牌胶鞋,到城门口,才把鞋穿到赤脚上。如此这般,那双鞋便不知有了多少年头。

老王头常走夜路,这夜路也让他走出了笑话。

一日,照样起大早摸黑上路,这次没挑担子,这次出门就穿上了胶鞋,这次是去亲戚家。走了好久,路当中有一小水沟,绊了他一个跟斗。老王头爬起来拍拍土,又继续走,不知何故,竞反了方向。待有人拍他肩膀,他抬头,才发现又回到了家门口。家人惊问,他不好意思说睡着了。至此,人们才知,老王头走路也能睡觉。

 

去哪里真的重要吗?有时候并不需要行色匆匆。

总回忆过去,总想着未来。而人最容易淡然置之的,是眼前。是眼前的每一天。

 

站起身,拍拍土,徐徐前行。道路隐隐约约,路旁的树林隐隐绰绰。来时看见树林里有一片墓地,现在墓地隐没在夜色里,心里却涌起难抑的忧伤,思绪飞回另一次难忘的夜路。

 

同学永乐,络缌胡总剃得干干净净,眼神忧郁,酷爱二胡。下乡时怕众人烦天天不断的二胡声,独自一人搬去坟场边一空屋,一推窗,便有大大小小杂草丛生的坟头扑入眼帘。或是傍晚,多是夜半,总是有幽幽怨怨呜呜咽咽的二胡声从坟场传来。久闻者不觉,新来者悚然。

一日收工,见永乐迎面而来,满面苍白,两眼发直,也不理会我们的问询,丢下一句,我不行了,便匆匆消失于丛林中的小径。

半夜,有急促的敲门声,语带惊恐,快走,永乐在公社医院不行了。一溜小跑到医院,永乐己静静躺于床上,刚去不久。那手还有余温,眼角尚有泪痕。两只眼睁着,让人不敢多看,不忍多看。医生说是急性脑炎。死不暝目的永乐,不知有多少遗憾留在人间。亦让人相信人有预感。

另一报信人回来说,永乐家里老母亲闻信己走不动路了。众人商议,让永乐最后回一次家吧。

找出一帆布担架,四个人抬起,走入漆黑的夜中。山道弯弯,肩头感觉到沉重的份量,手握住的担架钢管透心地冰凉。没有人言语,满世界似乎只有并不协调的脚步声伴和着粗粗的喘息。

那夜真黑,那路真长。累了,轻轻把担架放于地上,四个人不自觉地靠在一起,眼光不时掠过担架,在手电筒微弱的光亮下,白布蒙着的轮廓显得更加惨然森然。而不久手电筒的光也灭了。电池己耗完。一切全沉入黑暗。摸黑就摸黑吧。心中没有害怕,担架上的永乐,曾是我们的伙伴。

队里老人们说,是坟场里那些喜欢听二胡的孤魂野鬼把永乐召去了。下葬时,薄木棺材里,放进了那把琴杆己磨出凹痕的二胡。

 

走过墓园,听树叶里的风声,心静如水,心凉如水。平常谈论着许许多多的活,很少触及到死亡的命题。也许人类己进化出了抑制死亡恐惧的机能。但在这停电产生的彻底的夜色里,在这没有了人为人造东西的纯净自然面前,关于生死的思绪会油然而生。那种直指内心深处的寂静让人感触感动。微风吹过又吹远,大地知道一切都己改变。

 

起风了,微风拂面,突见,前面路边树林里闪现出火光,有阵阵欢快的喧闹。几个小学生模样的小孩儿跑跑跳跳,用树林里的残枝枯叶燃起了一堆篝火。在这停电造成的昏暗里,那火光异常明亮,映出他们清澈的眼神和欢乐的脸庞。情不自禁,也拾起些枯枝参加进去。孩子们并不在意夜色中的不速之客。欢呼雀跃着,因火堆燃得更旺更热烈。

一堆火,如此简单而充实的快乐。

一段绕有兴味的夜路,感谢这停电。

 

手机铃声悦耳响起,展开闪着蓝光的萤屏,有远方朋友的短信,短短数语,直落心田。抬头望,繁星满天。前面,小镇己不远。

想卑微如尘的人生,暗夜行路,你不会独行,永远不会独行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3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