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吹过草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宅  

2010-01-23 09:44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老宅

  家乡的那些经年老宅,不同于北方的四合院,从来不中规中矩。房子几乎都是小青瓦,木结构,还都不上油漆。门啊,窗啊,柱啊,乃至墙壁,都是木头的。风里雨里,一站就是上百年。老宅有天井,有庭院,有阁楼,有迥廊;有一小方土地,有一小角池塘。

 

  再残破的老宅,走进去,都会有所吸引,让你流连,让你沉思。不象那些现代的水泥盒子,四四方方,一楼二楼三楼,破了旧了,会让人感到惨不忍睹,感到没有一点儿内容,感到还不如来一阵风连根儿抹去。

 

  没有钢筋,没有水泥,便没有沉重。木头是有生命的。和人有永恒的亲和。不仅是人呵。天沟上,瓦缝间,长着杂草,一样的春绿秋黄。木檐角下那大大的蛛网,粘满晨露,太阳一照,晶莹夺目。几只蟑螂,从墙缝里探头探脑地爬出,两条细细的触须不断地抖动。一队蚂蚁正试图越过地上的一道裂缝,倒上一杯水,裂缝成了“巨流”。蚂蚁们浸湿了,徒劳地挣扎,一滴水对它们就是一个深渊。但蚂蚁不会害怕从高高的阁楼掉下。老宅里的童谣:黄丝黄丝蚂蚂,请你出来耍耍……

 

  厅堂的幽暗,愈益衬出天窗投进的光亮。光柱中有弥漫的轻烟,有悠飞的小虫。岁月在老宅有痕。影壁上影影约约,那朝那代的墨迹;廊柱上斑斑点点,红色标语的遗痕。走近门框,那小刀刻出的身高标记,一道又一道,历历在目,模糊而清晰。挡不住往事如潮涌来。迥廊上的欢声笑语如在昨天。走进老宅,走进一种历史,一种沧桑。

 

  从雕花的木格窗望出去,是乱草丛生的庭院。青石砌就的井台露出残破的一角,曾傲然耸立的井架断了一半,颓然的木桩上站着只乌鸦。点着尾巴,神气活现。

 

  井台曾经何等热闹。姑娘大嫂,一大早就散满。青石板上,泡沫飞起,汲水的竹杆上上下下,一桶桶清澈的井水倾入木盆,水声和着银铃般的笑声飘出去老远。黄昏时分,担水的人络绎不绝,小伙挺着胸,姑娘摇着腰,半大小子两个抬一桶。溅出的水湿了石板小径,迎接爬满青藤的石墙后初升的月亮。

 

  

   那一小方土地,没有花卉。从来都是瓜棚豆架,葱子蒜苗。一到春天,照样蜂飞蝶舞。那一小角池塘,有风也起不了浪。浮萍点点,鱼跃蛙鸣。用旧课本折叠出的小纸船,插上竹叶弄成的小风帆,一条条放入水面,无风的时侯,趴在塘沿上使劲挥动大蒲扇。可惜都走不远。纸湿船沉,只有青翠的竹叶在水面打着旋。

 

   老宅最烦是不隔音。薄薄的木板壁,这儿那儿还有裂缝。连隔壁蚊子飞也清晰可闻。最安静的地方是阁楼。阁楼高高在上。推开吱吱作响的木门,拂去灰尘蛛丝,一大堆杂物让每次的搜寻都充满了兴趣。玩累了,摊开一张破凉席躺下,望着窗外的蓝天胡思乱想。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老宅不会存在多久了。前面的小巷己夷成平地。不远处新起的楼房成群结队。楼顶上的霓虹灯鬼鬼祟祟地闪烁着,在污物满布的池塘上耀眼。不知怎的想起那段名言: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