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吹过草垛
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2014年10月20日

2014-10-20 19:59:35 阅读109 评论2 202014/10 Oct20

 

2014.10.19  青神  江湾神木园   61班同学会

 

今天是特别的日子,今天是易老师八十寿辰。

 

11班,21班,31班,41班,51班,61班,从一到六,都是易老师引领着我们。

易老师的六一班,六一班的易老师---------生日快乐  健康长寿

 

如今,我们也正进入老年,白发间入鬓角,皱纹爬上眼脸。年华似水,往事如烟,在不经意间回到心上的,往往不是暄嚣的灯红酒绿,迷乱的风花雪月,而是校园,学道街小学的校园----------

 

那校园里高高的酸枣树,浓荫铺地,酸枣金黄。

那树下的教室窗明几亮,书声朗朗。

那办公大殿翘起飞檐下摇曳的风铃

那风铃下方石铺就台阶上癍驳的苔藓

 

东街,南街,西街,北街

小手相牵走过的大街小巷啊

斜挎书包追逐嘻闹的月儿塘

 

那是真正的成长,那是我们生命中的美好时光。

 

我们今天的时代,伟大,真的伟大。但也有很多无奈,有时还非常混账。

但校园和老师留给我们的率真和力量,会一直在我们的生命里流淌。

 

太阳还没落山,还有一些路要走

不思量,自难忘------因为你我同学-----我们同学一场

对我们而言

易老师的六一班,是一种永远

六一班的易老师,是一种永远

 

易老师,生日快乐  健康长寿

六一班同学,平安吉祥

 

作者  | 2014-10-20 19:59:35 | 阅读(109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校园,那棵酸枣树

2010-3-2 10:08:22 阅读161 评论34 22010/03 Mar2

 

往事如烟。校园那棵酸枣树却时不时清晰出现于思绪。

 

小学时的校园是早先的文庙。大殿就是办公家,宽敞的几乎集中了全校教师的办公桌。大殿颇有年代了,房顶的瓦缝里长着草,草丛里露出剥落的不成模样的石雕,高高翘起的檐角下,一串早已不会发响的风铃不时在风中摇晃。紧靠大殿的东侧,就是那棵酸枣树。三个人还抱不过来的树身,直直地升起,过了屋檐,才将枝叶铺天盖地展开。我们的教室,就在这酸枣树下。

 

每年八月一过,酸枣便逐渐成熟。这酸枣怪的很,只有从树上自己落下来的,才是真正成熟的可吃。薄薄的一层皮揭开,便是雪白的枣肉,可口的酸甜。这酸枣落下没个定准。有时,你仰着脖子在树下等半天,不见任何动静,但或许你正低头走过,“啪”地一声轻响,一个酸枣正落在面前。这时的酸枣吃起来味道格外长。

 

上课时,一旦外面起了风声,耳朵就竖了起来,心也飞到了窗外。下课铃一响,便争先恐后地向教室门冲去,却又往往在门口撞成一堆。只有上语文课例外。一来上课的易老师是班主任,二来她的课上得特别好,不知不觉就吸引住我们,以致忘了外面的酸枣。

 

      每天早上,天麻麻亮,我们几个便早早等在校门外。当打更的老头刚把校门开个缝,我们便从他身边挤进去,一溜烟往酸枣树下跑,大睁着眼睛,在昏暗中搜寻。其实,我们不仅是为了酸枣的可口,更是为了比赛。谁拾得多,那一天他便是班上的英雄。手里捧着金黄的酸枣,在大家的欢呼声中走进教室,那份得意就别提了。

又是一个风雨之夜的黎明,天上还下着小雨,我们几个己哆哆嗦嗦地在校门外碰头了。这可是拾酸枣的最佳时候。可等我们跑到树下,竞找不到几个象样的。正在我们连呼奇怪时,酸枣树下亮起了手电,响起一个柔和的声昔:“你们几个过来。”这是我们听过千遍万遍的声音。易老师穿着雨衣,高挽着裤腿,从树后面走了出来,我们只得磨磨蹭蹭地走过去。

 

      “你们的酸枣都在这儿。”易老师用手电晃着脚下的一个小篮子,满满的一篮酸枣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们不是为了自己吃。”我们嗫嚅着。

       易老师“扑嗤”一声笑了:“你们这些孩子,看看,衣服都淋湿了。今后不要这样啦,要影响身体和学习的。酸枣嘛,我替你们拣。”

       她一边说一边用毛巾给我们擦干头发。我们紧张的心松弛了,而且很快热乎乎的。一齐向老师敬个礼,转身向校门跑去,留下身后风雨中老师的一串叮咛。

于是,每天早上,讲台上总有一小篮金黄色的酸枣,那是我们班最开心的季节。

 

后来,家庭发生了变故。孤寂象影子一样跟随,生活象没成熟的酸枣一样苦涩。放学后到校园拾酸枣成了我的爱好。孤零零地坐在露出地面粗大的树根上,呆呆地望着酸枣树浓密的枝叶。每当有个酸枣落下,也就有一份小小的欣喜,即使什么也没有,也喜欢听酸枣树在风中如倾如诉的沙沙声。

 

有一天,老师悄然来到我身边,她那双好看的眼睛带着那么多的关切。我站起来掩饰说,我在拾酸枣。老师却拉着我的手在树根上坐下,给我讲了许多许多,一直到淡淡的暮色罩上高高的酸枣树,一直到许多明亮的星星在酸枣树的枝叶间闪烁。当老师温暖的手牵着我走向前面的一片光亮时,我们拣起了几个又大又圆的酸枣……

 

校园的酸枣树就这样深深地长在了心上。

 

 

作者  | 2010-3-2 10:08:22 | 阅读(161) |评论(34) | 阅读全文>>

【转载】【原创】帆影远去

2012-12-8 20:27:24 阅读716 评论15 82012/12 Dec8

 
羽化 - 紫嫣 - .
 
【原创】帆影远去

作者:【原创】野园 - 暮 玄 - 抛开过去的一切,我会过得更快乐。。。  风吹过草

 

站在向往己久一名湖之浜,心里却空落落的。

 

湖水轻轻拍打着堤岸,烟波浩淼,一任风吹。有大船轰鸣着来去,双体船身高耸于水面,骄傲着成串的彩旗和眩目的色彩。突突声撕扯着湖面,船尾的烟筒里窜起阵阵黑烟,或浓或淡地随风弥散。

不见渔船,不见水鸟,只有起伏的浪,不倦地动荡。

 

有风吹来,让人想起帆影,想起水面上的片片白帆。

孤帆远影碧空尽,惟见长江天际流。帆影是水面的诗意。

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帆影是水面的思念。

潮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。帆影是水面的高贵。

 

羽化 - 紫嫣 - .
 

没有帆影的水面,空落,呆板。

没有帆影的水面,连天空也显出几分无奈。

没有帆影的湖,竞让人心生厌倦。

 

因为有风帆,少年时的那水面有多么生动。和伙伴们坐在江边的小山顶上,山脚下江水无语东流。那片片白帆从地平线上慢慢移过来,风吹胀起饱满优美的弧线,桅杆顶端的小旗猎猎飘动,水鸟追逐饶飞。

讨论着,想象着,那帆来的地方有什么,那帆又会去哪里。少年的梦想,随着那白帆飞扬。少年的心,随着那帆影忧伤。

 

羽化 - 紫嫣 - .

当过半个月的纤夫,真正的纤夫。肩上套着窄幅蓝布拉带,撕掉几圈的破草帽遮到眼帘,脚下的草鞋用细绳绑紧。沿着河岸,一步又一步。那竹篾纤绳永远不会拉直,伴着行进的节奏,时而入水,时而出水,始终是一条滴着水的沉重弧线。最艰难是上滩。水声大作,浪拍船舷。纤夫们躬起身子,每一块肌肉都紧张起来。这时才有船工号子。非常简单,几乎相当于口令。船上艄公一个长声,哟嗬嗬……,众纤夫简短一声,嗨!在这一声嗨里一齐发力,前进一步,和急流僵持。艄公又一声,哟嗬嗬……,嗨!又进一步。纤夫们才不会把力气用在吆喝上。

 

这时候,就盼望着河上来风。那白帆展开,一下被风胀满。纤夫们的肩头会一松,船上艄公的号子急促连贯,透出兴奋。哟嗬嗬,嗨!哟嗬嗬,嗨!借着风力,一鼓足气,拉船上滩。滩上总是水流平缓,风力大时,就撤下人来,轮番拉纤。休息着的人这时才鼓噪。应和起艄公的号子,吼出长长短短的调,唱出七荤八素的歌。

 

羽化 - 紫嫣 - .
 
 
    
 

静立于船舷,怅然若失。看了无生气的水面,寂寞地铺向天际。地平线上飘着几朵孤独的白云,白云下面,城市的黑影,象一个独坐沉思的老人。

 

现实中的帆影己寂然远去。只希望在心中的水面上,还有胀满好风的白帆。

 
 
 
 
 
圆羽化 - 紫嫣 - 紫嫣的博客

 

 


请点击查看影音文件...



作者  | 2012-12-8 20:27:24 | 阅读(716) |评论(15) | 阅读全文>>

弃园

2012-6-15 19:27:41 阅读348 评论54 152012/06 June15

 

两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在一阵难听的嗄吱声中敞开。走进弃园。

 

曾经有过的机声人声早己寂然。从泥灰剥落的墙壁上还隐约可见标语时代的标语。不去注意这历史,这历史里没故事,便如墙角几抹蛛丝。

 

清理的工人进来,手中的铁锹和大剪刀在明媚的阳光下闪亮。告诉他们,把散落在草丛里的破铜烂铁搬走即可,园子里的林林总总,就让它们在这生长的季节自由地生长吧…

 

生长的季节,多好!生命的轮回在这儿体现的如此充分。残叶还没落尽,还在飘零,新绿己在树上一层层披挂;草,各种各样的草,或缠绕,或挨挤,或舒张,从残枝枯叶里争先恐后地窜着、露着、绽开着嫩芽嫩叶。一片嫩绿嫩黄,淹没眼帘。

 

风无声无息地吹拂,吹散林边轻纱般的雾,掠墙而来,盘旋于一排樱花,忽地猛烈,将一地细小而轻的花辨卷扫而起,枝头上的花辨随之爽爽快快地飘落,汇成花雨,直上青天。花雨中的心呵,你该有梦!

 

 墙角的树总歪着脖子,固执地把繁戍升出墙头,树下有石桌,人不在时,有蚂蚁牵线如缕,土墙上嵩草如蓬,夹缠着牵牛花。

 

树在风中摇,无人照管的枝条,低垂至地,却又在草梢知趣地嗄然而止。站在树下听风,明净的天空零碎,灿烂的阳光斑驳。

 

树不寂寞。有鸟。各种鸟。鸟儿们的生存很容易,它们小小的胃装不下多少东西。于是它们有足够的时间在阳光里飞上窜下,在枝头快乐地鸣叫。乌儿们都成双成对。在情和爱的旷野,有纯真和唯美,一切均然。

 

也有寂寞的鸟。那是只羽毛黑白相间的小鸦雀,小尾巴总是上下点着,每天下午,都扑扇着翅膀用喙啄敲着玻璃,一次又一次,那沉闷的声响会让人心烦,可赶走,它一会儿又回来。让人想到这鸟儿是不是“疯”了。直到有一次站正了角度,从玻璃窗上可看到鸟儿清晰的影,纳闷才解开。这是只失伴的鸟,它把玻璃上的影当它的伴了。

 

 

一场雨后,许多小小的蜗牛爬出了草丛。这些蜗牛似乎不喜欢潮湿的地面,拖着相对那细小柔软的身躯庞大的壳,沿着墙脚往上爬。以一种肉眼几乎察觉不到的移动固执地爬。那围墙上可是什么都没有啊,但这是些义无反顾的蜗牛,它们生存的目的,似乎就是往上爬!一连几天骄阳爆晒,这些蜗牛就成了围墙上或中间或上面固定的小黑点。而那些留在草丛里的小蜗牛,正不时在一粒小石子或半截枯枝上缓缓蠕动,向四周灵动着它们光滑的触角。

 

 傍晚,人去园空。知了的鸣叫淹没一切。很惊异这些小小的蝉,它们棕褐色的小小身体在透明的蝉翼下微微抖动,竞能发出那么大的声音。这是些懒虫子,很少见它们飞,总是呆在树丛里,却让整个世界充斥它们焦急的求偶声。

 

弃园的黄昏,春风沉醉。

 搬一把躺椅,枯坐于浓荫,听一园蝉吗,等弃园的黄昏。

 

漂泊的精神也需要一片园呢……

有园,可闲敲棋子听落花…

有园,可采菊东篱下……

 

太阳从围墙后面的林梢慢慢落下去,天边一抹霞光,灿烂着在围墙顶端的玻璃碴片上柔和地闪亮,动人撩人…

一群鸽子低飞着掠园而过,振翅的沙沙声在寂静中让心发颤。回眸屋角升起的炊烟。窗上己亮起灯火。

 

莫名地心里软软的。

能牵挂一些人一些事,真好。能被一些人一些事牵挂,更好。

柔和的光亮从窗棂上溢出。

那屏幕在闪烁,那桌上有酒。而今夜,你,会不会来……

 

 

作者  | 2012-6-15 19:27:41 | 阅读(348) |评论(54) | 阅读全文>>

城南…城南…(3)……小巷

2012-6-8 9:16:25 阅读215 评论13 82012/06 June8

 

城小巷多。在街上走不多远就会有一忿口,或窄或宽,引你入曲折。

大街店铺多,小巷多内容。

临街拐角,是酒楼,雕花木窗或掩或开,窗棂上酒旗迎风,横梁上燕子呢喃,被烟熏黑的板壁旁大肚子酒坛一字排开,上面红布沙包煞是扎眼,跑堂的小二吆喝着,把二两猪头肉也呼的余音绕梁。进去的摇着八字布,出来的红着脸不走直…

总有高耸的砖墙,那是曾经的大户人家,墙头上嵩草丛生,缺口处总有斜枝横出,洒落一地落花枯叶…墙尽处,会莫名出现一大片菜地,蝶舞蜂忙……远望,可见河,可见河对面的群山,一同缠绕在轻纱的薄雾中

菜地旁,是几个人才抱的过来的大黄桷树,伟岸沧桑,浓荫遮天蔽日。河滩上成群的白鹭飞来筑巢栖息。洁白轻盈的身影飘过钟楼高翘的檐角,起舞于绿叶树梢。

树下不远,歪斜铁匠铺的木屋。铁匠铺多是夫妻店,男的一手持铁钳,一手握小锤,女的双手握大锤虎视与旁,风箱呼呼,炉火熊熊,当炽红的铁块夹出置于铁砧上,随小锤轻敲的指点,女人抡起来的大锤便重重地击下,叮喈声轻脆,成串飘入小巷深处,伴和枭枭炊烟……

…小巷尽处,有小河入江,河口是古老的榨房。竹竿排成的栅栏便是墙壁,风自由自在的吹进吹出,房檐上的竹笆在风中旗帜一样晃动。巨大的用整段树干中间掏空做成的榨床,象头老实的怪兽蹲在那儿,身上的道道铁抠闪闪发亮。屋梁上悬下粗粗的长绳,绳端缠着纺缍型的大撞石。当一个个稻草包裹的榨饼塞满榨床的肚子,长长短短的木楔排列整齐,那就开榨。

 

小河边的水闸厚厚的木板被粗绳吊了起来,水流席卷起积存的残枝败叶,汹涌着冲向水碾房。巨大的木轮长长叹息一声,抖落掉斑驳的苔衣,缓缓转动,上面的大青石碾轮便在碾沟里循规蹈矩日夜不停地碾动。

 

 

榨油工个个膀粗腰圆,走起路来虎虎生风。他们往往赤裸着上身,腰上束着白布腰带,双手拉起沉重的撞石来回摆动。一下一下缓慢往复地来回,当撞石摆到一定高度,榨油工猛地运气,双目圆睁,一声吆喝,急速发力把撞石撞向榨杆,砰地一声,榨床抖动,楔型榨杆把巨大的力量传递到压块。榨饼发出轻微的吱吱声,一滴滴晶亮的油汇成串涓涓而下。油香弥散开来,一路随风,很快把小巷软软地垄罩……

 

 

作者  | 2012-6-8 9:16:25 | 阅读(215) |评论(13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